大格格格格格子XD

格子,随便叫吧

#是一个不会说上海话的普通人#

艾特我的大可爱!!不觉老师她可好呜呜呜@不觉少爷

#主要凹凸世界,cp⚠️杂食且全吃
所以粮可以各种产#

学生党 更新?我去取材.....

还涉及 三天两觉所有书 undertale 略看全职高手 宝石之国

还有一些暂时不说

个人主攻心理领域

差不多了?

欢迎企鹅来找我玩

嘿嘿嘿。

【雷安】阿门塞斯特幻想曲

*之前囤的稿,觉得有趣改了改就发了


*一章完


*有刀子的he


*阿门塞斯特是英语amethyst,是紫水晶的意思


*我 电 我 自 己..?


*没什么逻辑!随便看看吧x




安迷修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战场与死亡时,只有12岁。




公元2855年,世界随着核污染以及工业摧毁导致了不可避免与预防的毁灭。




在无法挽回的情况下,世界的人们难得团结一致,再不分种族与实力,开始使用新型科技逃离地球。 




由于之前的战争和新型疾病等原因,人口速减,全球还剩下一半不到的人数。




新型飞船造出,带走仅剩的一半人们中的再二分之一的人,去往新行星X—274。




然而地球的毁灭迫在眉睫,世界上没被带走的人们即将面临死亡。




上帝和大家闹了一个大笑话。




地球核心逐渐稳定,变异出了许多凶险亦宝贵的动植物。




X—274在人类到达的两个月后与碎星撞击,X—274上的人们全部灭亡。




地球上存活下来的人们也有些许异变,例如比原人类生存能力更顽强,弹跳力和速度更高更快,普通的有毒气体无法致命等。




国家立刻分裂,分为四个国,后因国家吞并,只剩下两个大国:凹凸国和卡塔洛国。




战斗的硝烟蔓延,仅剩不多的时间让人们为喘口气而喘不了气。




安迷修本是一名普通的孩子。




他不清楚自己的身世,只知道自己在六年前被师傅所救。




六年后师傅离奇暴毙死亡,世界也危在旦夕。




等灾难过后,公民开始自动选择阵营,选择未来。




安迷修想了想,既然自己曾经的家就在凹凸国的领土上,就选择了凹凸国。他带着仅有的两柄蓝黄长剑,去到了这个国家的中心。




凹凸国与卡塔洛国的情况刚一稳定,随即开始了没日没夜永不停休的战斗。




由于两国硝烟不休,也有在安定后又突发野心的人民乘乱暴动。12岁的安迷修,被恐怖分子劫持。




当那散发寒气的匕首接近他的脖子时,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死亡的压迫。




忍不住的颤抖和冷汗让安迷修认清了自己的渺小与懦弱。




那一次他深刻地体会到了死亡逼近的绝望,在恐怖分子对着拍摄录像的镜头大笑,并即将割破他的咽喉时,他以为要葬身于此。




可命运已经戏弄过他一次了,为什么不能有第二次呢。




他被人救了,被一个不认识的,但是和他年纪相仿的人救了。




安迷修不知道那是谁,但是记住了那人的装盛着星辰大海的紫色眼眸,不驯的笑,和飘扬在身后的头巾。




经过一次生死历练,意识到“世间万物皆为凡尘”这点的安迷修,日夜苦练师傅留下的剑法,他加入了圣骑士团,保护那些手无寸铁的人们。




安迷修这么做有两个目的,一是为了不再让人们再经历这些痛苦。




二是为了找到他,


那个给予他新生与信念的人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昔日富丽堂皇的皇宫大厅如今只剩断壁残垣,只有一架曾用与皇家乐师的钢琴,孤独地矗立在那。




它的背后是残破的窗帘和破碎的巨大落地窗。残阳从那面墙的缺口斜射进来,映在钢琴上,一层淡淡的光辉混合着漂浮的灰尘,引人看的暂时忘却一切。




安迷修愣愣地站在那,然后像在茫茫雾中看到一丝曙光般走上前,打开琴盖,轻轻拂掉了琴键上的尘土。


按下几个键通过听音调试音,结果发现这架钢琴音调还很不错,除了比较陈旧和战火的伤疤,主要的音色都没变。




安迷修理了理衣服,坐上琴凳。双手十指伸展开来,又重重压下。重音变奏后渐渐快速的节奏,宛若暴雷后的雨鸣。




阳光打在他的侧脸,他灵活的双手,他的身旁,他的念想。




也只有此时此刻此地,在这个世界最为和平安静的角落,鸣响这一支幻想曲。




萦绕着他的,只剩下跳动的乐符。




一曲终了,完全沉入感情与回忆的安迷修低着头,手仍放在最后几个音的琴键上,湖水般的瞳中荡漾着深藏的感情。




“阿门塞斯特幻想曲。”




他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来临,听到熟悉的声音,略有慌张的转过身,看到了熟悉的人“雷狮。”




在凹凸国内有前五名的军官,他安迷修是第五,雷狮是第四,自然比较熟。




“不错嘛安迷修。”眼前的人懒散地鼓掌,“你居然还记得。”




“必然。”安迷修起身,“这是在下的师傅教给在下的第一首曲子。”他眼中闪烁过一些东西。




“不要太念旧,安迷修。那会成为你的拖累。”雷狮微微皱眉。




“在下明白。”安迷修轻呼出一口气,抬眼对上雷狮的眸子。




好美。




真的,那双眸子可以把人吸进去般,有星尘大海在其中流动。安迷修盯着雷狮的眸子发呆,


却突然有什么东西炸开似,颅内刺痛一瞬。那双眸子,引着安迷修,闪过了几个片段。眼前一黑,他只听到了雷狮叫他名字的声音。




然后他就醒了,坐在一张病床上。




“搞什么,骑、士?”睁眼看到的出来刺眼的白光,还有雷狮愠怒的脸。


因为对在下的不满而把在下自诩的称号一字一顿地说出来了吗?安迷修苦笑。




“雷狮......”


“怎么?”雷狮挑眉,“医生说你最近压力大营养不佳。身体状况自己注意不到,不要麻烦这边的医生,新的战伤的战士紧急需要治疗,别因为你消耗了太多资源和时间。”雷狮语速较快的说完一大段话。




“不是...那个...雷狮,我想起来了,是你,一定是你,为什么要骗我...我记起来了,你。”安迷修这段话听上去语无伦次,


可雷狮身形明显顿了一下。




“切...”


“我想起来了!雷狮,看着我!”安迷修语气突然激动,分贝高了几个调。“我的命是你救的...我的信念是你给的...所以我是你的!”




因为太过激动而连语癖“在下”都不加了吗?不过最后一句话是怎么....回事....。随着因为安迷修反应过来而空气的突然停滞,雷狮被逗的嘴角划出一个弧度。“得了,管好你自己,其他事情不要参与。”




安迷修的脸瞬间爆红,支支吾吾地点了头。




看着雷狮走出病房,留下最后一句叮嘱“换好衣服赶紧出来。”




安迷修没有马上换衣服,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。因为不断高强度的训练而伤横累累的双手。即使这双手能弹出如从前一样美妙的旋律...




但早已回不到从前。




想到这他握紧了手。雷狮,他想起来了,那次救了他的人是雷狮。而在那之后,他对世界的观念,他的生命和未来,他像雷狮眼中那片星辰大海所立下的誓言......


也都再无法改变。




他决定向雷狮问清楚,


为什么不告诉他。


安迷修不信雷狮忘了自己,毕竟自己是因为收到打击太大。人的大脑的惯性保护,趋而遗忘了那段时间的很多事情,接下来的就是日不休止的训练。




而雷狮...明显记得自己,


因为他没有否认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雷狮...雷狮呢!”安迷修出门后并没有看到雷狮,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冲出爬满了整片心间。




“报告安长官,雷长官刚刚被紧急招往前线,目前已经赶过去了。”一个小兵跑过来汇报。


听到这话,安迷修瞳孔猛地收缩一下,


糟糕!




安迷修雷狮前面可是还有三名军官,即使平常出了什么问题,他和雷狮都是在第二线紧守的。




而之前那三位军官还没回来...这次又召集了雷狮去...想必是大乱子..。




安迷修攥紧了双手,国家绝对会留下他安迷修一张底牌,可...雷狮的安危....




安迷修握起双剑,不顾身后他人的劝阻。


奔向了雷狮的所在地。


他的眼中...闪过了一些,无从告知的情感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“雷狮啊。”


“......”


雷狮被锁链拴住,伏在地上看着眼前狂笑的太子。


“这种滋味如何?”


他雷狮从没这么狼狈过。


“谁能想到你能谎报军情。”


即使不清楚有没有人会来,但他现在只能用言语尽量拖时间。




“哈、我就是公报私仇,如何。


放心,拖时间没用,我会慢慢折磨你的.....哈哈哈哈哈看着你在崩溃边缘疯狂起舞!这就是趣味所在呃啊哈哈哈!”




...变态。雷狮在内心啐道。他冷冷用嘴角划出弧度,


不就是一死...


我的身边早就没人了……


没什么遗憾 除了那个傻子


他的心..还不属于我




不过,也没办法了。




那么就激起眼前这个变态的愤怒吧


死的干脆一点,麻烦。




雷狮挣扎着爬起来,仰着头朝天大笑出声,形若疯魔。太子倒是在他站起后就停止了,眼神冰冷地观察着雷狮的举动。




那锁链有着如荆棘般的密刺,只是栓住肯定已经疼痛难忍,但现在他还能站起...




“雷狮,你这个疯子。该死。”


“你有资格说我?”


他仍若无其事的站立着,笑容讽刺意味只增不减。


“你闭嘴!”反倒是太子大喝出声,浑身颤抖。“你夺走了我的一切!现在我也要...”




“用你那金鱼脑袋好好想想。”雷狮打断了太子,“我身边还剩什么。”




太子闻言身形惧顿,是,雷狮已经什么都没了。他的身边,只剩下了无休止的战斗... 。


但那并非自己夺走的...所以自己仍在复仇...。




既然恨之入骨,就拿走他的命!




“你分明什么都不知道!我今天就要在这里致你于死地!你不是喜欢玩别人么...今天请你常常这滋味!”太子又大笑出声,拿出一个遥控器。




不好!雷狮瞳孔猛缩,不过...应该早点意识到...


身上传来的疼痛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,电流通过锁链刺入全身,耳边嗡鸣警报骤响,眼前模糊不清。




“哈...哈......”


“怎么样?好玩吗?我这锁链功能可多了哈哈哈哈哈哈”




加大倍数的电流让雷狮顷刻间失去意识,又因疼痛恢复过来,但此时的他还是希望昏阙比较好...密刺划破刺穿的伤口被电流反复经过,想要通过吼叫抑制却喉咙干涩无法发出声音。倒下后电击总算停止,可耳鸣和头疼占据了意识。




靠...自己这么不堪一击吗?...可是我


现在只想见那个傻子骑士一面




哪怕只是短短一眼———




“怪物....”太子停下电击后用脚踩在雷狮身上。“最高幅的电击..居然还没死。”看着雷狮喘息,太子眼神微变,随后抬手将枪口对准雷狮。




“永别了。———咳...”


一柄长剑,在自己即将开抢前,插入了自己的心口。




“为....”


为什么他这样的人,还会有人前来拯救。


为什么我,得不到拯救。




这个问题再也无法被回答。


因为他再也无法说出一句话。




太子倒下,而全程安迷修都未看过他一眼。安迷修啷呛地跑到雷狮身边,确认了鼻息后安下了心。转身面对那片刻涌来的军队。




上一次,你拯救了我和我的世界。


这一次,我来拯救你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雷狮醒来后,被绷带增加了一倍数量的安迷修告知了后来的事。 


自己太狼狈了,雷狮捂脸。




“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?”


“怕你卷入今天这样的事中去。”


“你是白痴吗?!今天这样你会死的!”


“我更怕你受伤。”




沉默,空气突然沉默。




“安迷修。”


“...?”


“在一起吧。我们。”


“??!!??...


好、好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


(后来)


amx: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你的


ls:...白痴


amx:???

?我终于活了
记住这只柠檬还是初稿的模样
虽然现在还是草稿(pia飞
但我居然已经画好了背景(pia飞*2

新年快乐!!!!
🎆🎉🎊🎈💗✨

人类一败涂地,让我想到了很多。
有时候的确是这样,生活是一个很大的游戏,你能通过,你能体验,你能获得的成就就有成百上千,甚至无数。
但生活往往不会让你走捷径,那条通往答案的路径永远是漫长布满磨难的,可贵又可悲。而且它会让你从成功的边缘一晃掉下,喜极生悲。
捷径也可以走,只要你能付出千万倍的努力,将那块板扶上道路。或者,你可以飞,因为你天生有着过人的资质。
就像在游戏里爬山一样,明明是游戏里的小人在费力地往上爬,现实中的你可能也气喘吁吁,敲键盘按鼠标指尖都红了。最后达到目的地的那一刻喜悦与胜利的感动同时喷薄而出,但转头看看或许只走了三分之一。并且有可能让你在下一步一夜回到解放前。
珍惜每一次努力吧,这个游戏真的还行。
(ps:最后还是特喵摔下来了:D)

嘿嘿嘿咖啡馆返图~~
现场生吞烈斩x

有没有人陪我玩基佬大乱斗233333

在码给不觉写的车....
伍封....
600字只是一个开始……
嘿嘿嘿.....

睡前摸个鱼?
我已经不会画了👋
晚安💫

那什么的点文(死鱼眼

70fo乐
先占个tag不致歉(buni
哦好吧抱歉

我估计没人看到这个点文
我还欠了不觉一份文
哦...最近事真多




估计真没人看
可以点凹凸 cp随意
也可以点惊悚乐园 cp……最好是all封或封黎

以上两个乙女也可以

车 刀 糖都行...

我 纯良清水文者(bushi